山东的West King,听说已经站在悬崖边了?

2019-10-17来源:债券说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  月颜如玉 , 作者 我是月颜如玉

山东的West King,听说已经站在悬崖边了?
当西王集团再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后,债券市场的反应十分敏感。
从9月19日被列为被执行人到9月23日,短短3个交易日,“15西王01”的价格已近乎腰斩。 
随着“被执行人风波”爆发以及随之而来的债券暴跌,西王集团再度站到了聚光灯下。
说来也怪,债券价格跌到50了,隔壁股票仍然淡定,WK下面三家上市公司(包括港股)仍然没有停牌正常交易,而且最大跌幅没超过5%。
考虑到之前甚至出现其他主体债券违约、股票涨停的情况,股票债券市场竟然割裂至此。
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没想明白。
此前西王集团被市场广泛关注,还是在2017年的齐星集团“61.6亿爆雷事件”中。彼时作为齐星债务危机中最大的担保方,西王集团一度推上风口浪尖。
之后在当地政府帮助下,西王集团解除了与齐星集团的担保关系,似乎已经全身而退。
如果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和制造业大国,那么山东就是农业大省和制造业大省。山东没有互联网,绝不是调侃,作为一个山东人,真是想回去做码农都没机会。山东典型的大象经济,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重资产企业很多。
本来债券市场对重资产行业还是挺喜欢的,奈何市场对民企总是拿着一幅放大镜,死盯着缺点不放。
而山东,又是民企、特别是网红民企很多的地方。地炼、互保、多元化、高耗能、高污染、和地方政府绑定过深,似乎债券市场对山东民企就是这些印象。
2019年,是对民营经济考验最大的一年。不仅仅是山东,民营经济大省浙江也形势严峻。
民营企业债券一级市场几乎冻结了,新发债券越来越难,越来越少,现在还能发出来的债券,排除结构化发行的,基本上都是类似华为沙钢这种真正的王者了。所以,国内垃圾债投资者们可能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面临真正的难题:违约债券可能很多,但是市场没变大,存量博弈越来越多。
这就导致另外一个结果,存量垃圾债的价值可能被低估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是林子小了,你要的鸟可能就没了。
比如今年高收益债市场最良心的主体KM,根据YY评级(瑞霆狗)的数据,最近KM债已经涨到50了,而且到期的债券都是全额兑付。

山东的West King,听说已经站在悬崖边了

当然,说高收益债市场越来越小这个话有一个大前提,就是城投债体系的稳定。考虑到东北某省的交投平台都玩起了永续债条款游戏,我们对一些网红城投平台的未来也深表忧虑。
说到东北某省的交投平台,我想说几句。你募集说明书白纸黑字有依据,按照条款和投资者博弈这没错,我们也认可,但总是感觉吃相难看,而且还有点可惜。实际上,很多省的交通投资平台,是当地最大甚至最重要的融资主体之一,省级平台的信仰还是不太一样的。
怎么说呢?这有点“IP”的概念。什么是“IP”,就是你本来是一个普通的戒指,我花100块钱就能买到,但是你说你是和《指环王》上佛朗多那个魔戒同款,我就愿意多花1000块钱买你,这就是”IP”的魅力。
而交通投资平台,是有“IP”加成的,如果好好运作,可以成为当地重要的融资平台,提供输血功能,大家也愿意给你更低的融资成本。说到底,大家对后面的政府信仰是很足的,没到十万火急的时候,别轻易打破信仰,更何况是省级平台。本来市场对东北的企业融资情况就不乐观,这下可好,连省级交投平台都玩这种游戏,下面地县级市想在公开市场融资,就难上加难了。
从另外一个方面说,这又是打破刚兑的重要一步。现在银行信仰已经没了,如果城投公开债的信仰再打破,那么信用体系就完整了。
实际上,如果从二级市场交易价格来说,信用分层基本上已经实现,很多弱资质城投的公开市场融资能力基本丧失,有些城投债券二级市场收益率已经在10%甚至20%+了,就差第一个城投公开债违约官宣了。现在大家都屏住呼吸,都怕成为第一个违约的城投,但是总有第一个,会是谁呢?
本文由「债券说」推荐,敬请关注公众号: CCBonds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版权声明:「债券说」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以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添加zhai201307微信联系删除。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