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央行领导表示:数字货币已研究5年,现在

2019-08-30来源:区块链与数字货币研究

    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已研究5年,现在呼之欲出!

    2019年,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企业层面,区块链和数字资产已经成为了时代的浪潮,这也是任何人,任何国家都无法阻挡的大趋势,因为历史的长河毕竟都是永远向前走的!

重磅!央行领导表示:数字货币已研究5年,现在呼之欲出

    2019年8月10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在黑龙江省伊春举行。CF40特邀成员、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表示,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究已进行五年,现在已经“呼之欲出”。

    对于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穆长春介绍,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所以最后决定央行层面应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也就是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目前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处于“赛马”状态,几家指定运营机构采取不同的技术路线进行研发。“谁的路线好,谁最终会被老百姓接受、被市场接受,谁就会跑赢比赛。”

    穆长春透露,央行数字货币将采取“双层运营体系”。单层运营体系是指央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双层运营体系”则是指央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需要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

    穆长春认为这种央行做第一层、商业银行做第二层的双层投放体系更适合中国国情。“双层运营体系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演讲中,除“双层运营体系”,穆长春还公布央行数字货币多个细节,重要内容包括以下4点:

    1. 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需要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

    2. 在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上,央行层面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不一定是区块链,任何技术都可以。“无论是区块链还是集中账户体系,是电子支付还是所谓的移动货币,你采取任何一种技术路线,央行都可以适应。”

    3. 目前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处于“赛马”状态,几家指定运营机构采取不同的技术路线进行研发。

    4. 尽管采用“双层运营体系”,央行数字货币还是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穆长春现为支付结算司副司长。2018年10月,姚前卸任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后,腾讯《一线》报道称穆长春兼任该职务。今年6月Facebook推出数字货币Libra后,穆长春多次发表公开评论,内容涉及Libra、央行数字货币等话题。
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支付,结算的时代正加速来临,它比互联网来的更加凶猛,更加彻底,更加具有颠覆性。不仅是中国,全球数字资产浪潮狂袭而来!

    股票我们没有赶上,房地产没有赶上,电子商务没有赶上,互联网没有赶上,区块链数字货币或许将是我们这代年轻人和追梦者改变获取巨大财富的一次大商机!

    其实在中华这块大土地上,机会很多,不管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改变命运都需要抓住趋势,靠一个字,那就是 “胆”!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